三门80后养蛇人在生态屋里养毒蛇

2016-03-17 18:32:18      点击:

助读

养蛇创业大有“钱景”

“蛇类产品市场俏,人工养蛇前景好”这是目前我国饮食业广为流传的“食语”。随着全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,人民不再迷恋大鱼大肉白米饭,而是向着生态、保健、食疗方面不断推出新产品。蛇肴味鲜且营养丰富,可祛风活血,食客喜用于治疗风湿病,还可作为冬季滋补品。近年来夏季吃蛇的也多了起来,因为蛇肉清凉解毒,伏天吃蛇肉可对疮疔、痱子有疗效。

随着经济的发展,我国农业正由传统农业向庄园农业、设施农业、乡村农家乐转变。一方面,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土地逐渐向少数人集中,形成了现代农场主、现代庄园主,这是现代农业的必由之路。另一方面,“五一”、“十一”黄金周以及双休日举家出游已成时尚,将中国的庄园经济推上了高潮。由于人类对蛇怀有敬畏心理,远古时人民崇尚“人首蛇身”的图腾。中国人怕蛇又爱蛇,养蛇又吃蛇,蛇类文化成了不可缺少的文化内涵。

目前全国有很多人工驯养蛇类的成功典型,如万蛇山庄是湖南省安化县高效种养示范园开发的集养蛇、玩蛇、吃蛇、用蛇为一体的蛇类庄园经济模式。在市镇郊区开办一家中小型万蛇山庄并种植新型水果、蔬菜、盆景等;建些木屋、竹楼和简易的蛇类饲养设施,饲养些特种禽兽,再配些美女与蛇共泳、与蛇同眠和蟒蛇大战、动物竞技项目,惊险新奇刺激。一家小型万蛇山庄投资不足5万元,年利润至少30万元-50万元。规模投资效益更高,在广东飞龙蛇世界创下日收入超过170万元之后,蛇类娱乐项目在全球成了“香饽饽”。

三门县有“一心一带三岛三区”的旅游规划,大力发展旅游业和农家乐,本项目在浦坝港镇次中心,左靠木杓景区,右邻从岙村(正在规划农家乐开发)与浙东黄金海岸景区(牛尾塘至牛头门),区域农家乐集中,本项目建成后,将为来三门旅游者提供一道纯正野味佳肴。而且本项目已有积累一定的销售渠道,市场优势明显。

在普通人眼里,蛇是一种凶猛且神秘的动物。

在农作物地,抑或荒郊野岭,会有毒蛇出没,人被咬伤,若不及时治疗,便一命呜呼。

因此,人们对毒蛇有种生来的畏惧感,对其敬而远之。

当然从另一方面来看,蛇肉在餐饮业中,需求量大,时常供不应求;蛇毒亦是一味具有极高医用价值的药材。

养蛇成了一门高利润的创业项目——然而,这不是所有人都能驾驭得了的。光克服心理恐惧还不行,养蛇人需充分掌握蛇的习性,并做好自身安全工作。

在三门浦坝港镇小渔西村,有一位80后年轻人朱成俊,便是一位养蛇创业者。他在家附近搭起了一座“生态蛇屋”,圈养起了眼镜蛇。他坚信这能为他带来丰厚的回报。

在“生态蛇屋”里养起了100多条毒蛇

朱成俊的“生态蛇屋”是4年前搭建的。

小屋子约40平方米大,由土瓦堆成,四周建起了围墙。屋子里有个露天小院,杂草丛生,颇为阴暗潮湿,中间有一处小水塘。屋檐底下是一块块石盖子,掀开盖子,就能看到眼镜蛇盘踞其中,这是朱成俊为蛇搭起的小巢穴。

“这屋子里,养着100多条眼镜蛇。”朱成俊说,除了眼镜蛇外,他还在竹篓里单独养了5条大王蛇,“大王蛇虽无毒,但力大凶猛且嗜食,若把它与眼镜蛇养在一起,眼镜蛇会被它吃掉”。

清晨若无其他事,朱成俊会与父亲去野外捕蛇。小眼镜蛇游走在丛林乱石堆,见到它时,只需脚踩它尾巴,便可捉拿起来。

有时也有农户捕到小眼镜蛇,送到朱成俊家中。朱成俊说:“我会按照大小,付给对方10到20元不等的费用。”而后,再把收来的小蛇放入蛇屋中去。

养蛇当然需要饲料。为了保持毒蛇的野性,朱成俊时常从渔户手中买些小黄鳝、小泥鳅,或是从田里捉些小蛤蟆,将它们放入小屋池塘里。眼镜蛇饿时,会自己出巢,自由猎食。

“蛇每次的进食量约为自身体重的十分之一,吃上一顿,就可以一星期不进食。”朱成俊说,自己不用刻意地去料理它们,只需定期投食,“比养猪还容易。”

养蛇能创造出不菲的经济效益

朱成俊2004年大学毕业后,曾在新华书店集团担任编辑。后来,他辞职跑过销售,也开过公司,始终未能创造出大的经济效益。

2011年,他回到三门,决定在家乡创业,并瞄准了养蛇这一路子。

“我父亲朱昌贤是乡里的赤脚医生,擅长治蛇毒。”朱成俊说,他的父亲在10多岁时被毒蛇咬伤,后来在查阅古医籍、自我医治的过程中,掌握了草药治蛇毒的方法,又经多年改良,形成了一整套治蛇毒的秘方,“自我懂事起,就时常有被毒蛇咬伤的乡里乡亲,上门来求医治,父亲都能将他们治好。”

正是有了父亲治疗蛇毒的心得在,朱成俊才敢放开胆子,养毒蛇创业。

“至少我不怕被毒蛇咬伤。”朱成俊说,在家的周围种着些对付蛇毒的应急草药,养蛇的同时,亦是对父亲秘方的一种传承。

养蛇的利润非常丰厚,朱成俊告诉记者,目前他蛇屋里的蛇,都是卖给农家乐、酒店作食用蛇用。

“一条3斤多的大王蛇,能卖300多元,1斤半以上的眼镜蛇能卖200多元,1斤大小的眼镜蛇也能卖100多元。”尤其在冬天,蛇非常稀少,这时拿出去卖,价格能比夏天高出3倍。

蛇也没这么好养,其中困难重重

朱成俊在养蛇的第一年,遭遇了一次挫败。

“第一年冬季时,蛇集体冬眠,谁知一次冬季,养的蛇冻死了八成。”他表示,蛇在冬眠时,体内蕴藏能量,温度与适度控制不好,会导致蛇体内能量过早耗尽,不等天气回暖,蛇便被冻死了,“幸好没有买蛇苗,不然损失会更大。”

对此,朱成俊专门跑到书店,买了不少关于蛇类养殖的书籍,又上网查阅了大量的病理知识,还加入了几个交流QQ群,总算找到了解决蛇越冬死亡的方法。之后,他加厚蛇窝、夯实土层,将露天蛇房改造成半封闭式蛇房。第二年,蛇越冬成活率控制在正常水平。

养蛇的难题不仅仅是越冬,譬如蛇也会有传染病,因此要经常对它们进行消毒;譬如蛇蛋的孵化问题。“目前蛇生下来的死蛋较多,孵化出小蛇的概率约为50%。”朱成俊说,这一问题,他正想方设法解决。

蛇肉、蛇毒的市场很大,小伙想扩大规模

在朱成俊看来,目前创业亟需要做的,就是把养蛇场的规模扩大。

前不久,他向三门县政府提交了创业计划书,他想要包下两亩多山脚地,建一座400平方米养蛇场房,并配上300平方米养殖池,如此可供4000条毒蛇生长。

“这是顺应市场需求的。”朱成俊说,光是把蛇推向食客市场,就大有赚头。

他为记者算了一笔账,去年,前来三门旅游的游客量,达到267万人次,按每百人1斤蛇肉计算,年需蛇肉26700斤。按照他4000条蛇的养殖计划来看,平均每条蛇2斤重,也远远不能满足食客的需求。

他决定,不再单一饲养眼镜蛇,而逐步加入银环蛇、五步蛇等毒蛇品种。

“食客眼中,无毒蛇是‘粗货’,认为蛇是越毒越好,吃了对身体有益。”

毒蛇不光能吃,还能从中提取毒液,朱成俊向记者介绍,提取蛇的毒液,只需在盛液杯上覆层塑料薄膜,再抓住蛇脑袋,让它咬杯子上的薄膜,蛇的毒牙刺穿薄膜后,毒液会自动流出,滴到杯中。

“蛇毒液价格昂贵,每一克的报价比黄金高出20倍,且属卖家市场。”

当然,这需要产能扩大后,才能实施。目前,朱成俊正筹集着扩张所需的资金。

技术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技术与产品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技术与产品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技术与产品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技术与产品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产品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淘宝旺旺客服
天猫旺旺客服
手机网站二维码